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宋明磊

024400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锦山中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顶荆冠 作者:于淑涵  

2016-11-05 21:44:17|  分类: 冬藏篇——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顶荆冠

于淑涵

 

在一座知名的博物馆中,展出着一件精美的古物。那是一顶编制精妙的王冠,用荆棘编织而成的王冠。令人惊奇的不是它繁复的花纹,而是它神秘的灵性(点而染,承上详写,使文章丰满。)人们站在玻璃柜前,赞美它,夸奖它,它竟然就一点点地膨胀起来,又似乎显出一种骄傲的神态,令人们无不称奇。

人群还在肆意的逗弄它,却不知道,它身上背负的历史。(承上启下,紧凑;引起下文,自然顺畅。)

(从“历史”到“很久以前”,不隔。)很久以前,人们还没有国的概念,只是根据血缘,形成一个个部落。而这荆冠,便产生于其中一个部落。

人们不知道它的来历,只知道它属于酋长。(展开故事,娓娓道来。)部落的酋长从年轻的小伙子中选出,他们需要同野兽搏斗,穿越危险的原始丛林,并杀死其他竞争者。最后一个活着的,便是酋长。长老会亲自为他戴上这荆冠。

只是这荆冠,好像天生带有诅咒,戴着它接受人们赞美的得意洋洋的新酋长,都会发现荆冠在头上扎了根,像钻头一般狠狠扎进肉里,头痛欲裂且再也摘不下来这荆冠。一生都得忍受它带来的痛苦,日日夜夜,知道一个个都英年早逝,王冠会被摘下来给新酋长。(紧扣第一自然段,故事展开,却不松散。)

老酋长死了,新一轮竞选又开始了。七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在与野兽和同伴的搏斗中一个个死去。但其中也有一人例外,他没死但他也不敢杀死别人。他后悔来参加竞选,他害怕了。于是他一直自保,看着竞争者一个个到下,直到最后一个。(意外,巧合,转向,却凝聚了主题。)

他被人们簇拥着上了高台,长老为他加冕。他推却着,不想接受本不属于自己的,但没人听他的。他更无心听取人们对他的人和赞美,只求典礼快些结束。

被迫坐上酋长的位子,他从没把这儿当成他的位子。他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不敢生一丝骄纵之心。(点睛之笔。)说来也怪,那荆冠也与他相安无事,没有给他带来苦楚,也没有在他头上生根。

一生为部落办事(不是消极,不是无为,只是谦虚。)八十多岁的老酋长躺在床上,气息奄奄。睿智的老者已深谙荆冠的秘密。他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——把荆冠作为他的陪葬品,以免他贻祸子孙,人们含泪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(酋长与荆冠故事结束,而中心明了。无疑,这是有了对比的手法。只是不是说理,而是讲故事。)

在黑暗中尘封千年,它终于看见光明。被一双戴着白手套的手庄重捧起。它听到一声赞叹:“好漂亮的王冠!”它的本性在那一刹那暴露无遗。它膨胀着,又显出一种骄傲的神态,令在场的专家无不称奇。

被洗尽尘埃,它被安置在明亮的展台上,骄傲地接受人们的赞扬,不断膨胀着快要胀破的身子。

(骄傲,也是人的本性,如性善性恶一样,相克相生。“围城”样的怪圈。)

它不知道,它的站台上贴着人们专为讽刺它而给它起的名字——谦虚。

(卒章显志,金子般的结论。)

总评:文章的章法,大体则有,定体则无。“中心是灵魂”这是无疑的;还有思维,无论是段的还是章的,按古语说,就是启承转合。本文是记叙文,也可以说是寓言式小说,然而恰恰符合大家所谓的“议论文”的思路、章法。

(指导教师:宋明磊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