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宋明磊

024400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锦山中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当听涛园遇见秋 作者:李明格  

2015-10-30 14:30:48|  分类: 春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当听涛园遇见秋

李明格

 

秋意渐浓,田园中移步异景,而我却偏爱听涛园。

听涛园中有一家子小溪,溪群儿在夜幕降临时最是好看。水流从不会很急,像雍容的妇女慢慢诉说着过去的故事。飘零的秋叶恬适地睡在溪面上,天空降落下来,白云、星盘在路上结识了田园栅栏上,爬山虎簇拥中的夜灯的光华,伴同着沉淀下来了。如果那时候我不是在教室里学习,或许可以躬身屈膝于凹凸错落的鹅卵石岸上,向溪底的那些白云和星星,学习清澈的语言。

远远看去,溪群的睡相很安详,“夜明珠”笼罩着四周静谧的几池浮绿泛金的光影,散瞳信看,石旁草间,树下溪上,隐约飘动着轻盈的水雾;远远听来,溪水在低声地打着鼾,那潺潺是均匀的呼吸,是发自丹田深处的胎息。它睡着,花间唧鸣的飞虫的双翼于是很解风情地微弱着,终归于无声。正如李汉荣所说的——沉入无限澄明的大梦。

溪道曲曲折折,描出一方沃土,秋风劲吹,尘埃下散着几簇叶芽,仰头望去,是田园中独一无二的火炬树。窗外的火炬树在秋还踟蹰着的时候已经红起来了,乍一看去,深浅层叠间,倒更显一种斑驳陆离的美感。火炬树如油松般高大,却从不结花,然而那纷冗葱茏的彩叶转眼之间如繁花开满半空,含笑迎风。

第一次邂逅它,原是因为碧丛中蹿出来的那一汪正红,艳色的花轻易就招了我去——它的红,红得果敢炽烈,薄雾浓云,寒风微雪都不足以打搅它的兴致,烈焰般的红,似乎要燃尽人间沧桑。雨亭写大红袍时,曾赞誉道:“大红袍不问结果,不拘小节,执著而浓烈地绽放,与他人无关,风吹薄瓣,独自妖娆。”火炬树也正是如此,全意地盛开,不扭捏世故,不故作深沉,如情怀纯粹的明朗女子,心无旁骛地开放。这才是本分,不必迎合谁,也无须讨好谁,至于花的气味与色彩到底如何,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了。只要曾经全心全意、情深意笃地开过,哪怕在某个风雪交加的日子里悄然凋敝,也是无甚遗憾的。此刻合眸,火炬树前,那红,如阳光,如信念里的美好,植入我平素寡淡的心里。

我想,下一次当我再被重重枷锁囚于“眼光”的牢中时,我可以潇洒地微笑了。火炬树且放肆地开,人又何尝能辜负这开的况味呢?其实,生命的来路与去路,均是简单,最复杂的,仅是人心,日夜被鲜血滋养供奉,却偏又深陷泥淖。什么时候人心学得像火炬树一样波澜不惊,兀自纯粹地盛开,什么时候便可以带了一颗心来这树下坐坐。

这秋意真是不该被惊动的,是我一不经意蹑手蹑脚地推开了虚掩的重门,真想捡起这串脚印,兀自流连,无惊无扰。不过这繁华的飨宴是不是秋特意送来的礼物呢?谁知道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