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宋明磊

024400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锦山中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两胡音 作者:马天娇  

2015-10-29 17:19:28|  分类: 春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八两胡音

马天娇

 

前些天坐在家中,无意听见二胡的声音。想来演奏的人必是技艺超群,胡音重量刚好。我已许久没听到如此合适的胡音,不轻不重,刚好八两。而这八两胡音,正是我曾苦求的境界。(启,点题,引起下文。)

我九岁学二胡,十四岁刚好十级毕业。胡音贯穿我整个童年,可那重量却始终不合适,即便我拿到十级证书,我也知道我终未达到八两胡音的水平。(过渡,承上启下。)

九岁时胡音太轻。我那时并不知道我学这个有什么意义,只是每周都按时上课,坐在凳子上拉练习曲罢了。我第一任老师是非常厉害的,什么都精通,尤其是二胡。两根银弦里走出来的胡音,刚好八两。而我的水平,三钱都不到。我向往那八两胡音,终日苦练。想来我与胡琴必定前世有缘,我的进步速度飞一样的快。手指上的厚茧起了一层又一层,握着的琴弓坏了一个又一个,琴桥一寸一寸地往上挪,谱子一页一页地夹进我的谱册。(语言精准,好一个勤奋。)那时候我没什么事就练琴,可是现在想来,是功利心太重,欲望与目的太过明显。我为了拉得好而练,而不是为了感受它爱它才练。于是当我因为种种原因离开第一任老师时,胡音四两,心浮气躁。(深刻,哲理。)

后来又结识第二任老师,是一位上年纪的和善老人。(严厉与和善,功利与顿悟,妙!)也是八两胡音,平稳沉着,不疾不徐。而我在苦练三年却未成功后,一度选择了放弃。我讨厌它,更害怕它。我长期不练习,上手时曲子依旧流畅,可是缺失的四两音却让我几欲发狂。我甚至一根一根拔弓毛,一束白马尾让我薅秃,琴弓张着大嘴,像呐喊着什么。如此熬了一年,后来突然听到隔壁学童的四两胡音——一年前他的水平根本不够上秤。于是我不甘的心再次发作,我扔掉那些重量,用一切感受它,我的二胡。那些日子我仍旧疯狂,却不再功利。阅历不够,缺乏感情,便只能靠技巧弥补。我练大击弓练到抽筋,练马嘶声练到逼真,我能把节奏极快的曲子拉到一音不错。后来老师笑说,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。那时我胡音六两。

现在,我仍钟爱它。游江南时我在西湖边看到二胡店,进去看看,满壁奚琴,格外亲切。二胡别名嵇琴、奚琴,诗意而古老。取来小试,胡音七两。店员赞我,而我只看着那老红木琴筒笑。七两,七两。越来越近了。八两胡音,请你等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