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宋明磊

024400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锦山中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年浅唱,一曲离殇 作者:闫泽明  

2015-09-14 09:02:26|  分类: 闫泽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流年浅唱,一曲离殇

闫泽明

 

我是个随性的孩子,因为有寂静的心,而过着随心的生活。我的很多时间都在念书,很多时间不说话,很少时间看电视,很少时间睡觉。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,日复一日地继续。

至于我曾经的生活,我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,它刻进了我的生命,留下深刻的痕迹,日日夜夜在我血管里奔流,不肯停息。而且,一直绝望地歌唱。于是我把它慢慢地唱出来,歌唱的旋律,破裂而又完美。如同春暮樱花惨烈的凋零和飘逝。

我任性的青春时节是在初中,在升学前我和泽别伦坐在漆黑的桥洞里,看着满街华美的霓虹,头顶上隐匿的流星渐次飞过,路边星星点点走过些萧瑟的路人,我们毫无表情的对视着,我问他,去哪报名了?他说,就五中吧。

“非那不可了吗?”,“恩,那里充满挑战。”“哦,行吧。”

接着又是一阵的沉默,我们靠在一起,在清冷的路灯下,一起想着格外憧憬,又格外真切的初中时光。寂寞的冷光撒在我们稚嫩地脸上,时光就这样定格,两个人的背影随着光线的模糊,渐渐消散。

开学那天,我们分在同一个班级,一同坐在窗子旁,看着窗外寂寞的杂草成堆地生长,窄窄的操场一眼望不到天边,泽别伦幽幽地盯着灰尘的天空中那些寂寞的飞鸟,他似乎听到了那来自天河的破鸣,婉转而又凄凉。我透过玻璃看到了别伦邪气地笑着,我的影子在苍白的玻璃中与他对视。可我不知哪些是镜中的幻想,哪些是眼中的真实。

老师像是转不完的八音盒,每天都在说着将来时,很多同学在不停抱怨着什么,而我们却全当不知,带着耳机,耳朵里的摇滚乐在排山倒海般地翻腾,我们做在教室的窗边,看着窗外的世界,一排立在夏风中树叶越来越稀的树木,高大,挺拔,阳光从枝叶间穿透下来,化成斑驳的碎片,纷纷散落在窗前,就像飘游在我耳中的音乐,自由,无拘无束。

我们喜欢自由,每天晚上别伦和我都会在街道上闲逛,浏览着一家家紧闭的商店,看到摊上的小吃,就会大口大口地享受,之后再买一杯速溶咖啡,我们捧着杯子站在道路口,呼出的白气一圈圈渲染,然后我们放肆地大笑,笑我们游戏的世界,笑我们奢靡的时光。我们会走到湖滨公园,坐在草地上微笑着互相对视,接着讨论明天如何躲避老师的责罚,如何澄清我们不写作业的事实。这是多么的快意,在别人眼中又是多么的虚幻。

不久,一场考试如期来临,一张张测试卷上的分数像是无情的刀刃,斩断了时光的指痕。别伦名列前茅,而我云云落榜。看着纸业上那鲜红的色泽,心脏的跳动便像锈色老钟一样传出忧郁的声响。我像是领悟了些什么。

夜里,我和别伦坐在路边的石阶上,这一次,没有躁动的摇滚乐,连寂寞的月光都找不到。我呆滞地盯着昏黄路灯中的某一点,而别伦低着头,嘴角邪气地笑着。我问他“为什么要放弃任性的时光,那些挑灯夜战的日子真的是你期盼的吗?”别伦依旧是一脸邪气的笑,他轻轻地晃着头,头发垂下半遮住眼睛,然后轻描淡写地说“我只是提前有了认知,我们的世界不会再单纯,总是要学会妥协,我这样,你也会的。”

那个秋天的晚上在我的记忆中变得格外的凉。之后我们分开了,只留下清冷的石阶,别伦那深沉的话语弥漫在冰凉的夜风中,携在我的耳畔。也许他只是随意地说,而我却在认真地难过。那些温暖的流年,一去不回了。

之后的我,学着成为一个好孩子,每天背着双肩包顶着简单而纯色的头发穿过校园,频繁地进出办公室,课桌上一直是做不完的试卷。放学路过小吃店,店主热情地邀请,而我委婉地谢绝,到家后,我会安静地做题,不会有暴躁的摇滚乐,只有笔尖划纸的声音,我麻木地沉溺于这样的生活,却也安心地接受新太阳的升起。老师也会把我叫到办公室,一番鼓励,然后说我是个好孩子。于是我问自己,我真的是好孩子吗?我抬起头,看窗外苍蓝色的天空,我想,我曾经张扬的样子,我身上曾经尖锐的棱角,都不会再出现了。

我期望的考试终于来临,我在身边人满怀期望的眼神中平静地走进考场,然后平静地走出。最后以全校前三十的名次敲响了我心中的古钟,我终究是妥协了。只是,在青春的道路上,没有任性地游走,而是有了方向。

又是一个夜晚,我把别伦叫了出来,我们已经太久没有谈心了。我们见面时,别伦依旧留着遮住眼眉的头发,依旧是邪气地笑容,笑的时候依旧会将角嘴斜斜地上扬,桀骜而又明朗。我们又一次放肆地大笑,又一次大口地享受街边的小吃,我们走到湖滨公园,走过的路上已经燃起了灯,黄色昏黄的街灯一点一点地漫到街上,我们停下来望望夜空,上面黑得如同最深的峡谷,我说,我们都有了向往。他说,我们的青春可以浅唱一番了。

以前看书的时候看到有人说,人总是要走陌生的路,听陌生的歌,看陌生的书,才会在猛然间发现,原本要实现的梦想真的就实现了。我会像“小四”那样反复体会说这句话人的语气,是历尽沧桑后的平静抑或是想要再次追忆时的无可奈何,我总是猜不出,我也只能一次一次地用自我的感觉去设想甚至去实践。而这样的过程,被所有老去的人成为青春。这就像是我和别伦过去苍白的日子,一去不回了。

青春的难守,谁去谁留。我们愿追忆,却不愿挥手。寂寞难过,仰天一笑泪光寒。眼泪中映出了我摇曳的青春,我愿把它浅唱,浅唱出流年的离殇。

一夕之间,

花季转换了冷暖,

蹁跹的笑颜在黑夜里辗转,

眼前已然是一派流年的清寒。

伸手感触时光的荏苒,

耳畔萦绕清宁的笑靥。

我们若只如初见,

一同讲述洪荒时代的箴言。

流年浅唱,一曲离殇。

我们向前看,

遥望一地琉璃的芬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