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宋明磊

024400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锦山中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红楼”往事 作者:宋馨然  

2015-04-04 15:39:30|  分类: 我的女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“红楼”往事

锦山三中  宋馨然  

 

我蹑手蹑脚地溜到书橱前,眼睛在一排花绿的列队里面急切地寻找那本《红楼梦》,可是那册书好像蒸发了,怎么也寻不到它的身形。

妈妈把它藏到哪里了呢?

每回妈妈从我枕头底下搜出那厚本的《红楼梦》,都神神秘秘地在书橱前忙活一阵子,要么归回原位,要么重新藏好,但不论怎样,我总是能不费什么力气就瞧见那册厚书。妈妈曾多次警告,“中午再偷着看就把它当废纸卖了!”而这,对我不起什么作用。

因为《红楼梦》啊,那么多的章回,每一回都那么吸引人,就好像一块磁石,吸着你的手,吸着你的眼,就那么把你钉在了那册书跟前,容不得你放手,容不得你动脚。而每一回的尾处,虽只寥寥数字,却好像草地上的一根胡萝卜,诱着我这只馋兔儿往前跑。有时候,我有一点儿怨恨曹雪芹,怎么就写的如此吸引人,逗弄得我都舍不得撒手了,还写了那么厚厚的一本儿!

说实在的,我可真不敢把它带到班级里:在那间并不算宽敞的教室里,有70多双眼睛盯着你,多不自在!那被书紧紧吸住的心也全飞跑了,磁石一样散发魅力的字句也骤然间变得枯燥无味了,这比读那本讨厌的《古文观止》还要折腾人。所以,我就只好窝在家里,用少得可怜的时间去“啃”书本——当你看得正兴起的时候,有人唤你来睡觉,这是多么讨厌的一件事!这也怪不得妈妈的屡次“警告”一点儿也不管用了。

突然想起读小学二年级的事。那时我胆子还极小,你小尾巴一样老黏着的妈妈。一日,家里无人看管我,妈妈就把我带到她那空荡荡的办公室里。我把门儿一关,就窝在大扶手椅里面看那本厚厚的《红楼梦》。突然有人进来,我就吓得赶忙合上书,抓起桌子上的苹果就啃,只希望那人别瞧见我看书。可是,那个果子硬邦邦的,费尽了我吃奶的劲儿也没啃动。这时候,那个人瞥了我一眼,就立刻哈哈地笑起来——那是颗假苹果,只是做得十分逼真而已。而我呢,知道那人是笑我的,因而越发紧张,一张脸涨得跟那个倒霉的苹果一样红。唉,都是《红楼梦》惹的祸!

那本《红楼梦》简直就是磁石铸的,紧紧吸着我,竟至于在卫生间里也要看上几眼。有一回贪看,在卫生间里多呆了一会儿,急得小弟在门外又哭又闹,可我全然不觉,直到妈妈一声断喝:“上个厕所用一个小时吗?!”我才从梦幻中惊醒。

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语文老师说,毛泽东少年时酷爱读书,有时竟连上厕所时也手不释卷。我忽然想起自己那点儿破事,竟没来由笑出声来。

《红楼梦》是爸爸给我买的。先是小人书,接着是简本,后来是原著,也有名家点评的,什么脂砚斋、冯其庸。爸爸常常提起我六七岁时,就和保姆的老伴——宋文辉爷爷谈红楼梦中的人物关系。那时我就爱看红楼了,时不时我还在书边配上我的想像画。

转眼我已是初一学生了,因为课业负担重,我无暇顾及红楼了。不过,我仍习惯性地瞥上书橱,去搜寻妈妈藏起的那部红楼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